占豪:今年4月,中美国家元首会晤中发生了三起重大事故。Xi特会议早于东京电力公司会议具有重要意义。

3月14日凌晨,有一条大新闻:路透社援引美国Axios网站的消息,美国政府消息人士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暂定于4月6日至7日在佛罗里达州马加拉别墅与Xi·达举行首次会晤。

中美两国官员对此消息的反应基本一致,这意味着中美峰会的相关问题正在筹划之中,双方为此保持了密切沟通。

那么,这个消息有多可信?在占豪看来,从两国的官方立场来看,两国关系密切,因为这样重要的消息并不否认它意味着默许,而官方还不清楚的原因是许多事情还没有被敲死。

据媒体报道,美国国务卿蒂尔森将于3月18日访华,这应该是两国元首的会晤。

这次会议可以说超出了世界的期望。

在占豪看来,有三大事故:第一,“Xi特会”先于“特会”是一大事故。

我们知道,自特朗普当选以来,特朗普和普京一直在频繁进行“相互欣赏”的互动。

显然,特朗普和普京都打算在特朗普上台后迅速改善两国关系。

因此,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和普京将在特朗普上台后更早会面。双方都发表了类似的声明。

特朗普对中国一直非常“强硬”。就职前,他准备与中国做很多事情。就职后,他甚至给了中国很多冷面,并向中国开了几枪。

因此,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上台后将继续对中国强硬,中美关系将面临巨大困难。

然而,令我们惊讶的是,中美两国国家元首会晤的速度如此之快,特朗普将在就职两个多月后会见中国国家元首,比2013年第一届“奥运会”时还要快。

其次,特朗普的态度变化如此之快是一个大意外。

特朗普之前对华那么强硬,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难以接近的样子,其态度在上任后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到两个月,这速度之快超乎寻常是第二大意外。特朗普以前对中国非常强硬,表现得好像很难接近几千英里以外的人。上任不到两个月,他的态度就发生了180度的转变。这是第二大事故。

这充分反映了特朗普作为“商人”的务实精神和灵活性,以及中国的外交灵活性。

特朗普第一次上台时,他与蔡英文交谈,测试了中国在“一个中国”问题上的底线,甚至打破了多年不送春节问候的做法。这些无礼的行为大大增加了中国对他的敌意,中美关系面临陷入僵局的巨大危险。

这时,经过调解,他在中国非常受欢迎的女儿伊万卡(Ivanka)带着她的小女儿到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去拜年。然后,他的女婿库什纳与中国驻美国大使进行了深入交谈。然后特朗普在2月8日给中国国家元首发了一封信,并向中国致以新年问候。2月10日,中美国家元首发表讲话。

令人惊讶的是,特朗普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取得了如此大的转变,但现在它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就证实了中美峰会的召开,这一转变仍然超出了人们的普遍预期。

只能说特朗普是一个务实灵活的人,这正是商人的特点。

特朗普现在不仅是一个商人,他还具有商人的特征。

第三,我们来得这么快,时间又这么紧,这是一场大事故。

会议来得比世界预期的早得多,来得也太快了。世界媒体反应不多。我相信许多国家没有。这次会议一定会震动世界。这是一个主要变量,将对世界各国调整其国家战略产生重大影响。

这次会议让全世界感到惊讶。

那么,特朗普为什么这么快就决定举行中美峰会?占豪认为,有五个根本原因:第一,巨大的内部政治压力。

特朗普上任还不到两个月。他的内部事务不仅遭到许多拒绝,而且遭到越来越多的抵制。司法系统、地方政府和民主党都对他非常不满。甚至在总统权力的辐射下,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都比特朗普更赞同奥巴马。

即使执政仅仅一个多月,关于如何驱逐特朗普的讨论已经开始。

毫无疑问,特朗普可能是自美国当选总统在二战中就职以来遭到最大反对的人。

这种内部政治压力使得特朗普根本没有时间向中国施压。他的五个手指根本不在一起。他在哪里可以全心全意地与中国打交道?面对这样的内部压力,如果有任何巨大的外部压力,特朗普的内外事务就无法完全完成。

因此,内部压力可能是中美关系迅速缓和的一个重要原因。

其次,中国不能被勒索。

特朗普一上台,就试图敲诈中国,与蔡英文对话,并试图通过将贸易谈判作为承认“一个中国”的条件来检验“一个中国”的底线。

显然,他在敲诈中国。

然而,中国并不关注政治新手特朗普,特朗普的敲诈宣告破产。

如果勒索失败,我们就不能仅仅面对和合作。我们面临的压力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们只能在贫穷的时候才能想到变化。

第三,与俄罗斯的关系没有迅速缓和的希望。

特朗普最初计划在就职后迅速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随后转向对中国强硬,并加紧努力敦促盟友接受他们的要求。

然而,与他的愿望相反,美国的反俄力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俄罗斯没有任何与美国打交道的筹码。因此,特朗普很难在短期内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

对俄罗斯和中国来说,如果美国表现出对抗,那将对美国非常不利。

这应该是特朗普转变的另一个原因。

第四,盟国有强劲反弹。

特朗普要求盟友增加军费开支,并支持英国的英国退出欧盟,这导致了他在欧洲盟友中的整体不受欢迎和强劲反弹。

一方面,短期内不可能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另一方面,盟国不服从。中国是唯一能够缓和中国、欧洲和俄罗斯关系的一方。特朗普别无选择。

缓和与中国的关系有利于特朗普处理与欧洲的关系。

特朗普逐渐理解了中美共同利益的内涵。

中美关系的缓和从根本上是基于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足够大的事实。

坦率地说,中美关系的破裂将对中美两国造成巨大伤害,这决定了特朗普在就职后逐渐理解中美关系的内涵时,必然会改变态度。

特别是,如果特朗普想在中国发展市场,他在中国的声誉仍然非常重要。

我记得上一段,中国政府媒体和公众对特朗普都有非常负面的评论,这将损害特朗普在中国的品牌效应。

恐怕特朗普在这方面还有其他计划。

中美第一次会晤已经举行。有些人会非常沮丧。

那么,谁最悲伤?在占豪看来,有三个人最不开心:第一,安倍:毫无疑问,安倍是最难过的,因为他最希望中美之间会有不和,这样他就可以通过中美冲突实现日本利益的最大化。尤其是修改宪法需要中美冲突的紧张。

这是因为中美矛盾越大,美国对日本的需求就越大,安倍就越有资格。

相反,中美关系有所缓和,安倍一定心碎了。

2.蔡英文:蔡英文认为她终于找到特朗普作为支持者。只要美国能赢得中美之间的西太平洋游戏,台湾就有机会进一步走向“独立”。

然而,现在特朗普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蔡英文并不失望。

3.普京:普京希望在美俄关系改善后,西方尽快解除对俄罗斯的制裁,俄罗斯也能从中美关系的不和中受益。

然而,普京一定对中美两国元首会晤早于美国和俄罗斯感到失望。

当然,更重要的不是谁失望和不高兴,而是中美峰会本身。

占豪认为,提前认识到会议有四个主要意义:第一,减少对中美利益的损害程度。

中美双方在相互斗争中都会受益,特别是如果打贸易战和货币战,双方的政治和军事竞争加剧,那么中美双方都会遭殃。中国将面临更大的发展压力,美国的全球利益将被俄罗斯和欧洲侵蚀。

现在,中美两国元首早些时候举行了会晤,这一损失可以降到最低。

尽管仍有游戏和竞赛,但它们将会战斗,但不会被打破,也不会发生大的损失。

其次,世界贸易战的风险暂时得到缓解。

至少,当中国和美国以国家元首身份会晤时,中美之间爆发大规模贸易战的风险会大大降低。

中美之间没有贸易战,世界上也不太可能发生贸易战。

对世界而言,避免贸易战意义重大。

第三,亚太地区将更加安全和稳定。

中美之间的竞争主要集中在西太平洋和南海。如果中美之间没有积极的互动,如果西太平洋和南海发生意外枪击事件,亚太地区的和平将受到挑战。

朝鲜半岛、东海、南海和台湾海峡都是可能爆发军事冲突的地方。

目前,中美两国以国家元首身份会晤,短期内爆发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性大大降低,这也意味着亚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得到改善。

世界吃了一颗令人安心的药丸。

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冲突的爆发确实震撼了世界。

现在,随着中美首脑会议如此之快,世界放心了。

关于这次会议没有确切的消息,但是已经很接近了。

我们下一步需要关注的是,中美峰会将达成什么样的共识,以及“新型大国关系”是否会再次被提及?中美将会有什么直接和实际的合作?两国对国际和地区形势有什么共识?这些问题的解决关系到世界形势的发展。我们等着瞧吧!特朗普对中国态度的重大转变并不意味着美国将放弃对中国的遏制。相反,美国今后肯定会继续加强对中国的遏制。这是毫无疑问的。

当然,中国的反遏制力量将会加强,游戏将会继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