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庆林糜烂的私生活;另一个秘书的死

像陈良宇一样,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也有情人和私生子,这是他20世纪90年代初在福建当党委书记的成果。

然而,与陈良宇不同的是,贾庆林不敢把他的私生子带回家,因为贾庆林的妻子林有芳听说了这件事并闹翻了,这成了她控制贾庆林的筹码。

贾庆林放荡的私生活,他的“首席管家”谭维克是贾庆林的另一个秘书的死亡之谜的关键人物,谭维克知道贾庆林太多的秘密,所以当贾庆林到达北京时,他当然必须被带到他身边,因为和他亲近的人越少越好,事情越多,知识的范围就不应该扩大。

事实上,贾庆林到达北京时,他在福建的两个秘书也一起来到北京,但其中一个据说向菩萨许愿,说他升职后会“做个手势”。因此,他安排在进入北京后去山西五台山履行他的诺言。然而,不幸的是,他在途中死于车祸。

无论事故是事故还是其他原因,因为涉案人员过于敏感,这似乎成了一个由来已久的谜。

知道内情的人士认为,这次事故有很多可疑之处,比如翻车的过程不符合常规,怀疑有人做手脚杀人灭口,因为他知道了太多不应该知道的秘密,而同事之死,也似乎让谭维克领悟到了什么,明白了更多的道理。知情人士认为事故有许多可疑之处。例如,掀翻汽车的过程不符合正常规则,有些人被怀疑操纵汽车杀人,因为他知道太多他不应该知道的秘密。他的同事的去世似乎也让丹威克明白了一些事情。

照片:贾庆林非常害怕他的妻子林有芳。

作为“党和国家的领袖”,贾庆林确实有太多的秘密,包括他对杯子里东西的热爱。他曾经私下幽默地说,他喝得太多了,“眼睛一大一小都醉了”。此外,他有太多的社交聚会,这是对国家的牺牲。

他与商界的关系也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例如,他与北京福建黄某房地产开发商的关系帮助黄在北京获得了许多好土地,为黄创造了巨额利润,也是北京公开的“秘密”。逃亡的福建省前工商局长周霍金在担任宁德市市长期间,为贾庆林的女儿赢得了福州至宁德高速公路的承包权。贾庆林的女儿转手赚了上亿的利润,并用这些利润完成了最初的积累。目前,她和丈夫李博·谭是北京房地产界的名人:贾樟柯的儿子严嘉也是商界的知名人士。

但是贾庆林家人最大的秘密是他和赖昌星的关系,赖昌星是厦门原华案的主要嫌疑人。尽管贾庆林的妻子林有芳声称她“不认识赖昌星和原华集团”,但没有人相信。

因为林有芳当时负责福建的对外贸易,她怎么会不明白福建官场和商场如此出名的原华集团和赖昌星,贾庆林也去过原华集团和赖昌星吃饭和看电影,所以林有芳的辩护被认为是这里没有银子。

知情人士名义上只说贾庆林非常害怕他的妻子林有芳,因为林有芳有证据证明他和一名女海军军官厦门有关系,而且经常在家里为此事和贾庆林吵架,甚至到了离婚的地步。林有芳说他想帮助他们俩。

然而,由于贾庆林的地位,离婚有太多的影响,太多的影响,而且事情出了差错。这不仅是生活的问题,也是政治的问题。

因此,贾庆林只能耐心等待。林有芳经常用这个芯片来恐吓贾庆林。因此,夫妻关系已经名存实亡。贾庆林访问外国时,甚至在公共场合也不带林有芳。他很孤独,只能依靠酒精来缓解无聊。他喝得越多,眼睛就越变形。

贾庆林考察中关村。

贾庆林的家庭闹剧因其身份而成为国家机密。就像刚刚被调查处理的陈良宇一样,这通常是虚伪的。那些小偷和妓女的秘密历史只有在他垮台后才能揭露。

中央纪委《关于陈良宇同志相关问题初步审查的报告》发现,陈良宇涉嫌四大违纪问题,即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非法使用社保基金,为一些不道德的企业主谋取利益,保护有严重违纪问题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

事实上,政府还通过非官方渠道报道了陈良宇放荡的私生活。甚至那些提拔他的人也没有瞧不起他,并批评了八个字“专横的作风和放荡的生活”。

如果陈良宇的做法是“生活放荡”,那么贾庆林的婚外情和私生子的性质其实是一样的,但现在还不是公开揭露的时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