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外收购屡遭挫折,香港开战,中国也阻挠香港警告欧美房地产信贷风险收紧门槛

近年来,一直在海外收购的中资企业陷入了内部和外部的夹缝中。

不仅中国内地当局实施了阻止资金外流的规定,包括欧洲、美国和其他国家在内的外国监管机构也收紧了门槛。

中国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 of China)昨日也警告银行信贷风险,警告称,该局将加大对今年房地产贷款大幅上升的特别调查。

业内人士估计,这将包括对香港中资征地融资的审查。

据报道,积极参与海外收购的HNA在香港购买土地融资方面有困难。

近年来,中国公民在香港抢夺土地的速度非常惊人。在去年地政总署批出的10个住宅用地中,有7个涉及中国发展商,占70%,其中两个是超过100亿元的住宅用地之王。

然而,在北京更严格的控制下,中国投资的速度已经下降,并转向与香港联合投标。

香港资本逐渐恢复了市场支配地位,九龙仓赢得了今年第一个100亿美元的土地王。

HKMA:另一篇特别评论。在中国资本的帮助下,香港的地价越来越贵。因此,银行对房地产开发商的贷款额也大幅增加。

HKMA副行政长官阮郭恒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开发商贷款去年增长28%,达到约1500亿元,比往年增长更快,使开发商未偿贷款总额达到6600亿元。

至于发展商按揭贷款大幅增加,金管局银行监理部助理总裁陈景洪指出,据了解,这是由于卖地数量增加所致,而部分发展商则利用低利率锁定单位资金。

HKMA表示,去年5月,该国对银行向开发商借款实施了收紧措施。房委会计划今年进行一项特别检讨,看看是否有需要增加风险管理措施。

尽管HKMA还没有明确表示这些资金主要是从香港还是从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那里借来的。

然而,一些业内人士表示,去年,中国投资者购买的70%的土地预计将是中国投资者,这无疑是HKMA关键审查的目标。

其中,活跃在当地房地产市场的HNA必然是调查的主要对象。

HNA金融危机阻碍融资据英国《金融时报》1日报道,HNA在过去几周与新鸿基地产及其他投资者讨论,寻求15亿至20亿美元(约合117亿至156亿港元)的贷款,并以启德机场为抵押。

如果HNA违约,贷款人可以自行开发土地。

自2016年11月起不到半年的时间里,HNA在27个外国彩票市场赢得了4个启德场地,总金额超过2亿港元,底价为每平方英尺13,600元。

在中国航空公司和其他中国公司频繁高价征用土地后,当地开发商和嘉华董事长吕志和表示,他们买不起土地,也不了解房地产市场。新地董事长郭炳联也称之为疯狂。

然而,在中国政府对HNA、万达、复星和其他公司的海外收购进行审查后,去年7月,HKMA通过向活跃于向中国内地民营企业放贷的中资银行和大型银行发出问卷,罕见地调查了HNA和万达的信贷状况。

去年9月,外国媒体披露,8家银行共向HNA启德机场的4个地点提供了15亿美元(约117.3亿港元)的短期贷款,但至少有4家银行拒绝为新项目再融资或提供贷款。

据报道,HNA现在正处于金融危机和麻烦之中。

HNA七家上市公司最近暂停交易,出售了澳大利亚办公楼。

彭博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HNA告诉债权人,今年上半年将寻求处置1000亿元资产,以偿还债务和防止流动性紧缩。

汤森路透平台Eikon的数据显示,HNA 2018年和2019年到期的债务超过443亿元。

其中,最早的17只渤海金控CP001债券将于2018年4月到期。

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最近下调了HNA的信用等级,原因是担心海航集团很快就会有大量债务到期,其借贷成本将会上升,这表明HNA的信用水平已经达到了一个麻烦的范围。

另一家活跃于海外收购的万达集团也出售了大量资产。

董事长王健林表示,他将出售一半海外资产来偿还海外债务。


中资海外收购去年下跌35%。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数据显示,2017年中资企业海外并购数量降至866家,同比下降5.7%,海外并购数量大幅下降,至1,419.2亿美元(约11,098亿港元),较2016年的2,181.6亿美元(约17,059.89亿港元)下降35%。

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今年1月底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并购交易额从去年的历史高点下降11%,至6710亿美元(约合52471.53亿港元),基本相当于2015年的水平。

单笔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超大型海外并购数量从2016年的103起降至2017年的89起。

中国海外并购的减少是并购总量下降的原因之一。

今年1月,马云的蚂蚁金服在美国收购MoneyGram失败。12亿美元(约93.84亿港元)的收购被美国拒绝。外国媒体指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担心中国并购中的数据安全问题,这些问题可能被用来识别美国公民的信息。

一些分析师认为,阻止收购蚂蚁金融服务将进一步挫败中国在海外的收购,尤其是在美国的收购。

特朗普在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数据的联合立法审查中强调,需要与德国、法国和意大利打交道。数据显示,中资并购美国企业降幅最大,去年仅有120.9亿美元(约合945.43亿港元),2016年为625.8亿美元(约合4893.69亿港元),降幅为80.7%。

报告指出,并购的崩溃主要是一个监管问题,尤其是涉及的资产包括高科技或个人数据、全球定位系统数据和其他敏感数据。去年,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提议扩大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权力和责任范围,导致未来监管的不确定性加大。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周三的国情咨文中强调,经济投降的时代已经结束,他也被视为对手。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特朗普这次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特朗普将对中国的贸易采取行动,包括窃取美国商业秘密的计划。

据报道,特朗普现在似乎准备采取不同的措施。在随后的演讲中,他还提到并挑战了我们的利益、经济和价值观。

另一方面,中国资本近年来在全球进行了大量收购,这令欧洲国家担忧。德国经济部国务秘书马希尼(Machnig)最近证实,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已共同起草了一项法案,遏制中国资本在欧洲的收购热潮,以免掠夺技术和专业知识。

一些分析师表示,可以预测,中国海外收购浪潮将进一步受挫。

美国政治评论员陈波空表示,最近中国收购的挫折是由于外国逐渐认识到其目的。

这意味着购买人们的创新技术,留下空空壳公司,瞄准西方的经济或政治生命安全线,从而对人们构成国家安全威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