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对私人投资悬崖般崩溃的解释都是错误的。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前五个月,私人固定资产投资名义同比增长3.9%,几乎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的三分之一。

与去年年底私人固定资产投资10.1%的增长率相比,这可以说是一次真正的悬崖式暴跌。

私人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62.0%(不包括农民),比去年同期下降3.4个百分点。

其中,经济处于困难的东北地区。在头五个月,私人投资的增长率骤降至惊人的29.3%。

高级官员非常重视私人投资的下降。5月9日,当谈到中国经济的大趋势时,权威人士将民营企业投资的下降列为当前中国经济的第一大风险。

关于民间投资的下降,国务院于5月派出检查组调查民间投资的下降。

李克强总理还在最近的国务院常务委员会特别会议上听取了检查组的报告。

7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民间投资工作的通知》,进一步安排遏制民间投资下滑,增强民间投资信心。

笔者注意到,今年上半年民间投资下降的原因无非是:无论是国务院检查组的调查还是《关于进一步做好民间投资工作的通知》,鼓励民间投资的法律政策不配套、不协调、不落实。私营企业在市场准入、资源配置和政府服务方面难以享受与国有企业同等的待遇。融资困难,融资昂贵,支付负担沉重。一些干部不行动,不行动,不加区别地行动,少数地方政府违背诺言。

必须承认,这些确实是今年上半年私人投资下降的原因,但我们也感到困惑。事实上,这些原因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为什么今年上半年私人投资如此急剧下降?这就是我们必须深入思考并寻求正确答案的地方。

我认为,今年私人投资的下降,除了要分析长期的制度、机制和概念之外,还需要基于中国经济在新的正常周期中的当前背景。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目前私人投资下降的最根本原因是,在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无人区的情况下,依靠过去的模式投资工业和一些领域已经不再有利可图。

没有更多的钱,所以私人投资将不再用于额外投资。

私人投资的大多数行业是制造业,目前正处于非常困难的调整期,私人企业家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将自动减少投资。

此外,面对行业困难,今年上半年火热的房地产市场已导致大量私人投资进入房地产行业,以规避风险。一些私人投资出海寻求海外投资机会,这是私人投资下降的具体原因。

基于上述逻辑,笔者认为目前私人投资的下降是合理的。

更让我担心的是,当我看到数据下降时,这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而是一种担忧,当我感到担忧时,我会通过行政命令和其他手段人为地调出私人投资数据。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次私人投资的明显下降并不一定都是坏事。

一方面,它再次提醒我们,根据过去的逻辑和思维,没有创新,许多行业就没有巨大的潜力可挖掘。另一方面,数据的下降也使我们再次认识到私人投资的重要性,并提供了一个足以收集最大公约数的共识,以彻底解决私人投资的各种困难。

笔者认为,要真正解决民间投资下降的问题,不仅要出台遏制民间投资下降的临时措施,而且要从长远角度、制度和机制上彻底解决。

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重建民间投资和民间投资的三重大门:在理念上真正落实中央两个坚定不移。

过去几年来,尽管在政策层面一再强调,但为了促进各种市场参与者之间的公平竞争,应允许各种市场参与者进入法律法规没有明确禁止的行业和领域。所有已经或承诺向外国投资开放的领域都应向国内私人资本开放。应当消除影响私人资本公平进入和竞争的各种障碍。

然而,在概念层面,一些人还没有真正落实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的论断,从而有意无意地给产业政策、融资和市场准入造成了一些障碍。

例如,融资困难的问题,我认为,根源在于这样一种观点,即给国有企业钱并不担心会出错,但给私营企业钱总是担心会出错。

从2005年的36项非公共投资到2010年的36项非政府投资,鼓励非政府投资的政策并不多。一些政策的含金量很高,但为什么非政府投资空的生存越来越小?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在鼓励私人投资方面存在问题。

在过去的几年里,作者一直呼吁对私人投资实行平等待遇,这必须通过消极清单而不是目前积极清单的立法思维。

列出私人投资受限或暂时无法进入的领域的负面清单;在其余领域,所有主体都受到平等对待,不允许有任何歧视性规定。

所谓的弹簧门、玻璃门和旋转门都会自然开裂。

目前,私人投资对工业领域没有信心,也不愿意投资。除了制造业的整体困难周期之外,房地产和虚拟投资领域的虚拟火灾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如果在房地产和金融投资领域很容易赚取米高梅彩票的钱,企业就不会选择坚持产业和创新。

在过去的两年里,除了房地产之外,股权投资领域的一些泡沫以及快速暴富的模式和故事,使得私人投资没有主意要坚持在工业领域进行培育。

这是一种严重的资源配置不当,最终结果是私人工业投资的萎缩。

为了遏制私人投资的下降,增强私人投资的信心,我们必须重建这三扇门。

特别是,不要每次在民间投资下滑时才出台政策,而要将民间投资的稳定放到中国经济长治久安的高度来对待,来解决。特别是,我们不仅要在每次私人投资下降时都出台政策,还要把私人投资的稳定性放在中国经济长期稳定的水平上来解决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