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艺术双年展时代的霍金好作品

当艺术市场变冷时,一些活跃的艺术展览显示出其独特的魅力,成为新的焦点。

日前,第四届中意当代艺术双年展在北京798艺术区、北京第三塑料厂文化园和马奈草坪再次举行。

这一逐渐具有影响力的跨国双年展始于2012年,每年都在意大利和中国巡回展出。这是中国和意大利两种最古老文化最前沿的创造性成就的互动。

本届双年展的参展作品、市场化运作以及对新一波艺术地产的判断已经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

艺术是变革的创造者8月的一个傍晚,记者走进京城东北角的南皋村,城市的扩张已经让这个昔日偏僻的村子开始堵车,位于村中的北京塑料三厂艺术园区门前尤其喧闹。艺术是变化的创造者。八月的一个晚上,记者走进北京东北角的南高村。这个城市的扩张已经在这个曾经偏远的村庄造成了交通堵塞,尤其是在这个村庄的北京塑料厂艺术公园前面。

与附近著名的798艺术区相比,这三个艺术区的味道是独特的。公园的工作人员对中意当代艺术双年展的参观者非常热情和努力。

北京第三塑料厂3000平方米的老厂房充满活力,凸显了后工业时代的“蜕变”概念,迎合了本次中意当代艺术双年展“蜕变”的主题。

“与其他人相比,艺术家总是在寻找不寻常和独特的东西,这种力量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一些或所有的东西。

因此,蜕变可以被理解为从内到外的“超越”变化,它可以打开一扇通往人性、思想、幻想和真正丰富的世界的大门。

意大利-意大利当代艺术双年展首席策展人桑德罗·奥尔兰蒂(意大利)说,他也是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我们相信艺术是变革的创造者,也是证明人类知道如何推动过去的一种方式。

“四年前,桑德罗·奥尔兰蒂第一次来到中国,发现中国当代艺术景观如此多样。他对中国艺术家的创作水平感到非常惊讶。他甚至想知道是否会有一种类似法国自然主义的中国当代艺术流派。

“蜕变是人类向前迈进、把握未来的期望。我们把这种期望寄托在艺术家身上。

中国策展人王静宜说,“以及由此可能引发的所有争论和讨论,这是中意当代艺术双年展的价值和意义,也必将是其声誉的基础。”。

艺术家史劲松在2015年开始收集各种各样的树碎片,清理、整合并组装成一棵精神“树”,一棵在文化记忆中想象出来的“树”。

他希望用这种纯粹的物质精神救赎来凝聚日渐消逝的人文情怀,重建城市丛林中不朽的林泉,进一步提升精神家园的传承和延伸。

史劲松的树木装置水平出现在中意双年展的“现状”中。基于目前的情况,展览单位邀请了许多活跃在第一线的中国和意大利艺术家。包括意大利艺术家皮耶罗·基拉(Piero Kilar)、卢西奥·波奇(LucioPozzi)、马科·波洛涅斯、安德烈·齐耶斯(Andrei Ziyes)、弗拉祖契里(Franco Marzuki叶莉)、中国艺术家艾未未、何运昌、原弓、李占阳、叶永青、史劲松、余新桥、杨娜等。,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继续关注艺术史的进步和艺术与社会、政治、人的关系的话题……”超级基因(Supergene)部分由艺术家的个人项目和次主题展览组成。它包括不同的美学、公众意见的声音和未来的步骤。“转型中的新工笔画”部分作为与意大利文明的对话和交流,向意大利朋友利玛窦和郎世宁致敬。显然,这与中国绘画过去100年的发展历史有关,也与传统传承和思想创新有关。

“我们在艺术界所谈论的更具创造性,因为全球交流、共存以及话语和市场界面上的关系都在发展。这就是为什么中意双年展进入第四届的原因。

”中意当代艺术双年展艺术委员会主席棉布说。

她记得意大利参展商毛里西奥·卡特兰(Mauricio Catlan)在第三届双年展上说过,艺术是一个“美丽的乌托邦”时代……这个短暂的时代是由我们所有的艺术家、策展人和参与者创造的。

展览不能与作品的销售分开。“从今年开始,我们将进入全面的市场运作。

“中意当代艺术双年展组委会中国运营总监吉小锋在展会开幕式上宣布,市场上如此直白的谈论与国内一些艺术活动中对这一话题低调晦涩的讨论形成鲜明对比。

“学术优势是不言而喻的。为了让更多的人参加中意双年展,必须在市场化的基础上进行。

”吉小锋解释说,中意双年展从一开始就一直是以市场为导向的运作,但各种公共资源的持续缺乏迫使他们此时更加强调这一点。

“自由市场是天才创造的最佳伙伴,这一直是我个人的信念。

此次中意双年展的参赛作品阵容极其出色,我希望这能增强市场的信心。

“对于完全由非政府组织主办的跨国双年展来说,交通、展览安排、宣传和其他费用是今后的困难。

现实情况是,一般国内艺术赞助中实物赞助较多,如开幕鸡尾酒会或其他两年一度的相关活动,但资金赞助较少。

2012年首届中意当代艺术双年展在意大利三个城市举行。除了寻找免费的赞助场地,它没有得到政府的任何支持。所有的展览费用都是由组委会贷款给银行的。

经过如此艰难的起步,据说组委会仍在偿还贷款。

四年后在北京举行的中意双年展看起来有点乐观。

展览场地由各种画廊和机构赞助,包括泰和空、马奈草坪艺术博物馆、三号画廊和北京三号塑料厂文化园。一些赞助画廊也捐了一些钱。

作为赞助场地的回报,每个画廊可以独立推荐一位艺术家参加展览。

吉小锋介绍说,本届双年展的赞助情况相对乐观。他们正在选择几个赞助商,包括全球有影响力的基金会和国内金融机构。由于对方相对较长的决策过程,本次双年展的部分赞助商已经挂上了标识,部分资金尚未落实。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中意当代艺术双年展得到了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据报道,由于上一届双年展的影响,国家艺术基金会此前一直关注此次展览。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出售艺术品是两年期融资最有效的解决方案,正如威尼斯双年展是世界主要美术馆的主要采购场所一样。

吉小锋说,由于作品的质量和规模,双年展的大部分买家都是美术馆和机构。他觉得从整体上购买一批艺术品是可能的。

欧美国家有完善的文化基础体系和免税政策,但许多艺术展都遇到了财政困难。

2005年,由于洛克菲勒基金会和另一个赞助商停止赞助威尼斯双年展美国馆,陷入财务困境的美国馆最终通过企业赞助得以生存。

中国持续时间最长的上海双年展主要由上海市政府财政拨款资助,辅以国内外基金会、画廊、个人和企业的赞助。然而,它曾经面临资金不足的共同困境。

毫无疑问,双年展应该为自己“制造血液”,但似乎许多人反对学术性质和市场化。

吉小锋认为,展览本身的学术性质与展览运作的市场化并无冲突。

市场化运作与公益运作相反,与展览本身的学术水平无关。艺术市场的需求也应取决于展览和作品的学术水平。

“理论上,艺术史是艺术市场的历史,特别是在当代艺术领域。只有具有学术水准的作品才值得向藏人推荐。

虽然浑水摸鱼,但从长远来看,情况基本如此。

“他还参与了威尼斯双年展的几个国家展馆的运作,对双年展委员会和城市的立法和管理体系有着深刻的了解。威尼斯双年展与市场紧密结合,包括品牌知识产权的保护,包括组织过程,100多年的机制无懈可击。

“威尼斯双年展本身不参与交易,但它并不限制交易。许多艺术家都有等待价格的态度,因为他们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他们的作品的价值也增加了。

威尼斯双年展贸易似乎不太活跃。事实上,各种探索、观察、谈判和贸易谈判自始至终都非常活跃。

吉小锋说,学术展览不会被交易的观点是一种误解。

“在艺术地产的另一波浪潮即将到来之际,我们将展示一场真正的当代艺术大型展览的内容

”这是吉小锋的预期。

房地产资本对艺术界的渗透已经从美术馆的建设扩展到展览、创作和教育等艺术生态链。他们在南京、上海等城市举办大型艺术展和双年展是一个信号。

发表评论